「來,再來一遍!」
「在看過這麼複雜的生產流程之後,接…」
「卡!是理貨流程!5432 …action!」

時間接近晚上12點,陪著製片公司已連續拍攝18小時沒有休息,連我都累了,何況是要背一堆稿的主持人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睡了又醒,醒了就吐,整夜經過幾次同樣的循環後,聽到有人喊:「到港了,每個人背好自己行李,依序下船!」

講話的人不知是誰,反正聲音聽起來就是不友善,似乎再拖拉,就要把我們這群活老百姓推到海裡。

我像被丟進滾燙油鍋的活蝦彈出吊床,不小心踩到地上只吃一口的牛肉罐頭,湯汁溢到膠鞋上,已顧不得擦,趕緊抱起半個人高的黃埔大背包,一扭一扭地跟著前面的人,走出充斥機油味道的底層船艙。

走出甲板,一陣強風迎面撲來,壓住差點被吹走的小帽,我瞄到天空棉花糖白雲移動好快,像被偷撥快格的影片。當下好希望我也是雲,就可以被風吹走,吹回台灣。但我不是雲,所以我只能乖乖地在這裡度過一年多的日子,在馬祖當兵的日子。

傻傻分不清楚的在南竿碼頭罰站一個多小時後,突然我們這群人像切生日蛋糕被分成五等份,接著五個阿兵哥走來,手上各自舉一個牌子,「南竿」、「北竿」、「東引」「西莒」、「東莒」。

是的,西莒島就是我在馬祖當兵的起點,當在南竿改坐汽艇到島外,再跳上舢舨隨著引擎達達聲靠岸,這個我在台灣從沒聽過的島嶼,就是我未來一年多的世界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「小莫,我們要拍介紹物流作業的影片,這個case由你負責。」

過完年不久,突然接到科長的指令,當下展開這既熟悉又陌生的前置作業。熟悉,是因為自己是本科系,加上以前從事過類似工作;陌生,則是畢竟已離開一段時間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「班長,有你的電話紀錄。」站安官的學弟小王跑來敲我的門。

踏上這百年前曾是海盜窟的小島,不知不覺已經快一年,我也從一個活老百姓到幹訓班結訓變成教育班長,又接文書政戰士,有自己的房間,小小的特權,還真不是當初想像的到。

電話紀錄上的字歪七扭八,我拿起本子左看右翻,看到火大:「小王,你抄電話紀錄的時候話筒有電嗎?寫這甚麼字誰看得懂,雞x毛咧!」

學弟被我狠狠踹一下,笑的跳開:「”協”長,你要放公假”緩”台內,好好喔。」

其實我早看懂了,破口大罵只是為了壓抑心中喜悅又不想內傷。本子上寫著:「步三營步三連下士***,明日上午八點至指揮部報到,負責拍攝莒光指揮部懇親影片,下周至南竿搭乘525軍艦返台剪輯配音,公假10天,影帶完成後歸建。」

我後來才知道,指揮部要製作介紹莒光島影片,翻了全島官兵學歷資料,只有我是大傳相關科系,才會找上我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主持人帶著歉意一次一次重新順稿,一群人從早拍到晚,再拍到早,大夥疲意已鋪滿全身...

躺在會客室沙發上,我構思著影片未來要呈現的型,馬祖那段漸漸遺忘的過往,又悄悄地聯結起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雙木魚 的頭像
雙木魚

雙木魚

雙木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kilin
  • 你在政綜科?
  • airwinner
  • 是在連隊被叫去指揮部支援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