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過前一天13小時飛行才抵達法國,似乎大家都累了,以致約定早上8時集合,大夥卻慢慢姍姍,準時的沒幾個人。
妳有點著急,怕耽誤接下來的參訪行程,急忙催促simon打給各房的大記者們。

十月的巴黎晨光45度角透進lobby,變成天然蘋果光,照著娟側臉,很美。我隨手拿起F401對著娟,喀擦喀擦拍了幾張...娟沒有閃躲,大方地揚起微笑面對我的鏡頭。我有點望得出神,思緒被拉回到大學時光......

只是這短暫幾秒鐘,就被敏銳的妳察覺出異樣,是天秤座的直覺?是女性的特質?還是妳特有的聰詰?

「我和娟是過去式,但和妳之間,卻是已設好終點的現在進行式!」在晚上電話兩端激烈爭執之後,因我這句話,突然平息下來。

我想不只是因為妳白天的假設獲得證實,更重要的是,我道出我們倆誰都不願道破的現實......只想鴕鳥地過著,到那天真的來了,再說吧。
偏偏,「那天」就在不久之後 ,我們卻一開始就互相欺騙對方,也麻醉自己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雙木魚 的頭像
雙木魚

雙木魚

雙木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