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晨2時半的東山路,雖然有路燈,還是很黑。
方向盤時左時右的轉,時速40,不是貪安全,是因為上坡對一輛12年的老車而言,有點辛苦。我把冷氣關掉,搖下車窗,空出一些效能給引擎,希望不致讓跟在後面323i的感到不耐。

就這樣蜿蜒,沒有音樂,只有轟轟的引擎聲。

突然想起妳,妳說:「最喜歡開山路了,高速公路直直的沒有成就感!」
那時靜靜坐在旁邊,轉頭看著妳,打檔、踩離合器、加油門、剎車收放自若、一氣呵成,被超車時還搞笑:「歐..不要插我」,然後加速超回來。

我只會開自排車,不懂妳說那種「換檔的感覺」;妳沿路介紹這條從天母上陽明山的捷徑風景有多美,我也沒聽進去。

因為我一直望著妳,剛剪的短髮,捲捲翹翹的;還有一對洋娃娃睫毛閃呀閃的...妳說過上睫毛膏時要刷Z字形才會長…

如今,儘管事過境已遷,記憶的餘溫,卻從未消散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雙木魚 的頭像
雙木魚

雙木魚

雙木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