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阿婆一如往常準時早晨9點出現在門口,由於當時我恰好站櫃台,於是扶她上來店裡。
說「上來」其實有點over,因為店內外只有1個台階的高度,但對阿婆而言,卻像一層樓般巨大,因為她必須倚著一個四腳助行器才能移動。 

「阿嬤,今天想吃什麼?」我湊近她耳邊扯嗓,口水差一點噴出去。
阿婆笑了,笑起來雙眼瞇瞇,配合圓滾滾的身材,像招財貓,只有一顆門牙的招財貓。

她用力回應著我聽不懂的話,也許不是話,只是一長串咿咿吪吪的喉音。說完,逕自走到鮮食櫃,從口袋掏出一團紅白塑膠袋,如常挑2樣微波食物,1罐飲料。
唯一的不同是,她今天在文具架前多駐足幾秒,並拿了一個紅包袋放進塑膠袋內,緩緩地走到櫃檯結帳。
袋子一耳被壓在手心跟助行器之間晃動,紅包袋隨著蹣跚步伐不安份地滑呀滑,還來不及撐到目的地就掉到地上,我跑過去揀起放進袋子裡,阿婆卻嗚嗚地搖搖頭表示不要了。

我注意到一絲哀傷閃過阿婆臉上,映照著窗外大年初二的台北早晨,以及天空中稀稀矇矇的灰色。
不知道婆婆今天有沒有女兒回家團圓...但看到婆婆緩緩挪動身軀離開的背影,我想起阿媽過世那天,媽媽說她以後再也沒娘家可回的那句話,眼眶不自覺熱了起來.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雙木魚 的頭像
雙木魚

雙木魚

雙木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